http://www.petrusviva.com

从经典地缘政治理论来看

  网络曾被视作一个无国界、无主权的空间,然而近年来,各国开始在网络空间寻求主权,互联网治理也随之成为热点话题。赖尔登提出,人们通常认为网络空间治理是技术人员的职责,但其实不应如此。互联网治理其实是个地缘政治问题,可以通过经典地缘政治学和批判性地缘政治学,来分析网络空间及空间内国家和非国家个体的行为。

  网络曾被视作一个无国界、无主权的空间,然而近年来,各国开始在网络空间寻求主权,互联网治理也随之成为热点线日,欧洲国际问题研究所外交与网络空间研究中心主任肖恩·赖尔登(Shaun Riordan)在察哈尔学会举办的“网络地缘政治与网络外交研讨会”上提出,地缘政治存在于网络空间中,而互联网治理可以通过外交手段来进行。

  赖尔登提出,人们通常认为网络空间治理是技术人员的职责,但其实不应如此。互联网治理其实是个地缘政治问题,可以通过经典地缘政治学和批判性地缘政治学,来分析网络空间及空间内国家和非国家个体的行为。

  赖尔登表示,从经典地缘政治理论来看,网络空间的组成架构具有地缘属性。其运作基于一系列物质基础架构、逻辑秩序以及法规制度,这些架构影响并限制了互联网用户的行为。然而,单从经典地缘政治理论来分析网络治理,容易落入地缘政治决定论的陷阱。赖尔登由此引入了批判地缘政治学,从地缘政治领域、文化和条件这三个方面,分析网络空间里国家和非国家主体的行为。

  赖尔登表示,“网络中,有些节点与大量其他节点连结,形成大型集散中心,几个大型集散中心掌控了大量节点”。美国掌控着全球互联网的关键资源与基础设施,这给美国带来了监控全球网络行动的不当优势。赖尔登认为,互联网不能采取多方治理模式,而应纳入一个国际组织的治理范畴。

  网络空间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,但目前还没有一个世界范围内通行的、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条约来约束各个主体在网络空间的行为。对于外交官参与网络治理,赖尔登认为,首先,外交官需要参与到网络世界中,发展多方治理能力。其次,可以通过地缘政治理论进行分析,更好地了解各个国家及非国家主体的行为动机,并预测它们的下一步行动。同时,明确各个主体潜在的共同利益,并以此为基础,建立网络空间的行为准则,从而进一步在网络空间建立国际共同体,形成国际规范,推动网络空间的各个主体融入到网络共同体中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